Explosion

很有幫助~~直得一看!

芥川の自己再発見:

Explosion

睡前短打。
梗来源是一条介绍一个名为【Explosion】的摄影作品的微博。
长谷部中心、压切烛
意识流,流水账。
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引爆。
在夜空中绽放的是粉尘的云,是爆炸。没有人惊慌,这是有预谋的爆炸,被记载在相册里的爆炸。
长谷部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,那东西可以让粉尘激荡起来,闪着光辉的爆炸与灯光交相辉映,在深夜一样的背景里,被心记录下来。
然而总是缺少了什么。
他在睡梦中惊醒,秒针的滴答声是深夜里唯一的背景音。脑内流淌出的是代表夜色的钢琴曲,脑内的独奏,有人把黑色的手套摘下来,放在纯白的桌布上,与玻璃花瓶和玫瑰摆在一起。音乐是从那双手里流淌出来的,连续的音乐,流动的水晶一样的音乐。
长谷部躺在床上,听着记忆里的音乐,面对着天花板。有些口渴。
一个人睡这样大的床还是有点空旷。床头柜上摆放着宜家购入的台灯。折出百褶的普通灯罩是暗的,伸出手将它点亮,数字闹钟告诉他现在是凌晨三时,不上不下的时间。
在深夜,凌晨三时,独自醒来。
坐起来的时候感觉到了头痛,口渴,杯子是空的。他站起来,拎着纯白的马克杯,来到厨房倒水。
如果另一个人在的话不会出现没有水这样的事情。那个人会准备好应对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。至少会记得再水壶里留下一点热水,初秋的夜太凉,需要稍高于体温的温暖。
长谷部只有凉水可以喝。打开净水器,水流的声音像钢琴曲一样流淌回荡在静谧的房间里。戛然而止的时候总觉得恍惚,水声与钢琴声单曲循环一样的在脑子里回荡。
太静了
想要就这么安静的爆炸,燃烧。
引爆脑内的音符与粉尘。引爆这个只有秒针声音的世界。
这公寓对于一个人来说实在是太空旷了。长谷部捧着冰凉的杯子坐在沙发上。灰色的沙发,融进夜色里的沙发,唯一的光源是卧室内的台灯,还有起居室里的壁灯。都是昏黄的。
水声没有散去,是起居室里的热带鱼缸发出的声音。哗啦哗啦。
他把目光移向阳台,阳台上放着两把椅子。扶手椅是长谷部的,一伸手就可以碰到茶几,另一张椅子是光忠的,设计感很强的椅子只有三条腿,但是很帅气。
在窗外没有星河,但是可以想象为有。壁灯在墙纸上投下一小片郁金香形状的黄色光晕,不带温暖的暖色调。
长谷部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,冰冷的液体润泽了干涸的唇,流进口腔,然后是喉咙,然后是完全的进入体内。低于体温的温度,忍不住舔了一下嘴角,还是很干,水还不够。但是却完全不想喝。
想要有什么让宁静到停止的心运作起来,最好,可以爆炸。
于是长谷部打开了窗户。
夜风灌进来,公寓楼楼层很高,风吹乱了头发与纯白的睡衣,吹走了脑内的杂音。不,并没有离去。钢琴声变的越来越清晰,有力,好像要阐述什么。
这曲子不是光忠弹的,它出自长谷部自己之手。激荡有力但不够潇洒。夜风吹的长谷部睁不开眼睛,他想象着乐谱在身侧飞舞,飘扬。想象着光忠站在乐谱中间,微笑着。他的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,唇轻轻的翕动着,无声的念着——
は、せ、べ。
一朵鸢尾花落在地上,被飞扬的乐谱盖住了。
玫瑰花被碰倒的时候压在了黑色的手套上,紧接着那双白色的真丝手套粗暴的盖在花瓣上,压折了花瓣。钢琴上没有了飞舞的双手,音乐却没有停止。世间绝美的音乐,光忠是艺术家。
光忠总嫌长谷部弹的钢琴缺少灵动。
光忠会抱怨长谷部的生活能力一级残障。
光忠会提醒长谷部在寒冷的夜里系好睡衣的扣子。
光忠拿起那个巨大的箱子,说那我先走了。
光忠……
长谷部关上窗子。
风停止了。
想象中的飞舞的乐谱也消失了。
热带鱼缸发出水声,哗啦哗啦哗啦。
脑内的钢琴曲重回安静,配合着水声一起,在脑内宇宙中循环,流淌。
脑内的水晶,音乐,粉尘,水声,混杂在一起。变幻莫测,如梦似幻。
刚才被夜风吹起的波澜的余韵驱动着它们的运动,轨迹的变更形成了云。
长谷部喝光杯子里的水,关上了壁灯。
回到卧室,对于一个人来说太空旷的卧室。
留出了右边的空位,硬纱折成的百褶灯罩下的昏黄也被切断。屋子重回黑暗。
脑内的音乐声渐渐缓和,悠远。
重回睡梦中去。
长谷部不愿承认没有光忠的不安。
哪怕只是短时间的分离。
光忠是唯一能引爆让长谷部过于平静理性的内心波澜的人。
光忠……
钢琴声的最后几个音节消失在了寂静的脑内。就像从未被承认存在过一样,隐藏起来了。

—————Fin

睡前短打…
感觉ooc的很奇怪…
音乐家光忠出差巡演,同居人长谷部稍微有点撒比西的故事。
一次比一次短了。

评论
热度 ( 25 )
  1. 水不撩不知深淺,屌不舉怎知大小。芥川绫小路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有幫助~~直得一看!

© 水不撩不知深淺,屌不舉怎知大小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